又是一载金鼠来,一茬春秋一种情,过年了。说不出那种心情,回望岁岁月相似,心中年味却不同。
  (一)盼年
  小时候的年虽故乡已逝,但记忆尤新。那时候的年是在贫穷光阴中期盼而来。小学的寒假来临,我就掐指算着离年的日子,看着大人们为过年把喂养了近一年的猪和为全家提供柴米油盐的老母鸡宰杀,心中藏着的皆是无比的激动,在梦中都是过年吃肉的微笑。最让我激动的是将有新衣服穿,大年三十天刚亮,就蠢蠢欲动地脱去已退了色、袖口已被鼻涕涂满结块的衣裳。把父亲已折叠好放在炕沿的新衣往身上套。从早晨开始就跟着父亲准备过年祭祖的物品,记得小时候的过年都是围绕祭祀而开展的,大年三十从黄昏贴对联、吃饺子到煮猪腿,煨桑烧纸,年就开始了。在过年的几天,父母绝不会喊着早起炕、做作业、喂猪食等事儿,一天的大事就是吃肉和小伙伴们玩跳房子的游戏。或者就是跟父母赶着驴,驮着馒头拜亲戚。
  这是一个单纯而期盼的年。
  (二)过年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自己的成家立业,父亲早逝,留下母亲也随我搬进了城里的家,这个年也变了过去的样,年也不再是随父母的曾经祭祀活动为中心了。看着缠绕腿边的儿子,也把重心放在了和儿子同乐的位置上。过年了,为儿子置办各色漂亮的衣服,为儿子购买各种漂亮好玩的玩具,形色各异的炮仗。从三十早上开始就钻在厨房帮夫人准备过年的菜肴。这个年菜品众多而丰盛。
  除夕晚上开始就是看春节晚会,陪儿子放花炮。
  等初一到来,不再仅仅是吃,而是给长辈亲戚拜年的开始。
  这个年,是一种责任。
  (三)烦年
  转眼间,年又到了。这个年不再有期盼,而是充满了烦彩票,一种准备的烦,一种人情的烦。在这物质丰广的年代,吃喝不再是过年的中心点,其实和过去比起来吃上是天天在过年,剩下的便是过年的人情了,亲戚朋友,同事伙伴们把一年的祝寿婚娶、搬家迎岁的事全集中在这个时段福彩双色球,过年的日子就是随礼出入饭店的日子幸运飞艇,饮酒找烦,吃饭寻累。再者那种虔诚中祭祀祖宗的心思早已如烟云飘去,说是物丰年华,倒是少了一种纯真的年为味了。
  多么盼年消失,烦